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琼 > 长航油运事件中的聋子和瞎子

长航油运事件中的聋子和瞎子

巨轮末路》这组报道发表后,几日来各方反响强烈。相关地方政府和国资委大为震惊,急忙研读杂志;金融机构和投资人等债权人们急寻对策;很多小散则恍然大悟,才知道手中的仙股何以仙股到底,难看至退市地步。

在编辑长航油运这组稿子时,最大的感叹就是看到了一群聋子和瞎子,这聋和瞎有天生的基因,更有伪装的成分。我们的记者无非是“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说真话的小孩,戳穿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个所谓的“秘密”。

记者并无特权。我们都是从公共渠道寻找到这些隐藏在表外的船舶,一开始如“盲人摸象”。从公司披露的马脚出发,然后去政府注册部门一艘船一艘船地检索登记资料,再遍访相关人事,碰了许多壁,也听到了很多复盘的回忆与反思。从厚厚的资料堆与采访笔记中,我们尽最大努力呈现这个表外王国的基本面貌。

这样的工作,其实监管部门、股东、金融机构、投资人、审计师、分析师们更有条件做到,那他们为什么坐等公司烂到底,而不去寻个究竟?多数是明知能为而不为,甚至还有各种不为的理由。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财新记者说,2007年至2008年初的时候,长航油运是一大热股,其实航运圈的分析师们大体都知道这些表外负债的存在,他们反而认为那是公司雄厚资产和行业特殊地位的表现,他们只想着卖出手中的荐股研报,让市场追随起来,把股价一起抬上去,至于公司信息披露——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不关心不关注。搜索当年研报,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发现只有中金公司的一位分析师在2008年初的时候,相对清醒的点了一下风险,这篇名为“油运蓝筹于帷幄,奈何高处不胜寒(谨慎推荐)”的报告指出,由于油轮运作基本采用即期市场模式,运价波动10%,公司盈利将波动14-20%。

长航油运的股价,从2007年1月初的每股5元多起步,到2008年1月31日到达顶峰26.99元,一年内翻了五倍多。但它从2008年5月开始了崩塌之旅,到2014年5月28日,它的收盘价是0.75元。

长航本身有着央企、行业龙头公司那种天生的自以为是,他们在市场火热时头脑发热,全然不知风险为何物,有读者在财新网辣评——“央企胆肥”,这形容着实贴切。长航以为国油国运能保自己十余年无忧订单,再以这大把长单去博弈船价和融资条件,一定稳赚不赔。他们真正涉入市场不满十年,青春年少、无知无畏,短短一两年就能从河运转型海运,就能组建世界第八、中国第一的VLCC船队。那些百年来经历国际航运市场锯齿状震荡、生死几轮的国际同行们,咂舌围观着中国航运公司的高歌猛进,最终也见证了它们的连年亏损。但国际同行们也不禁惊羡:这样的公司在中国不会死。

直到今天,还有投资人和分析师轻描淡写地对财新记者表示,“长航当时构造的业务模式并无问题,是市场出了问题,是长航太倒霉了,如果市场……”世界上有后悔药么?假设风险不存在的盈利模式,其逻辑的正当性在哪里?

针对长航这种掩耳盗铃的扩张模式,监管者们也应该反思。出资人国资委一手撮合了中外运集团和长航集团的“强强联合”,结果却无奈于两大集团内部控制人的权力纷争。这一“拉郎配”的整合恰恰成为长航系疯狂扩张的内在诱因。财新特约评论员张文魁在《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相容吗?》一文中的一句话堪称经典——国企就是内部人控制和分享的企业。他形象地分析:国企并没有基于所有者合法权利的公司治理来提供合理的激励约束机制,内部人不时玩性炽烈,拿着企业去狂赌,赌赢了就成了前呼后拥、到处领奖的大企业家,赌输了有国家来收拾。长航不就是如此吗?企业最终烂成这样,相关决策人是否应该追责?

长航油运的20条船舶合同,先不论其实质是以长航为实际所有人的融资性合同,就算如公司所辩是“期租合约”,其对公司生产经营的重大性亦无需赘述。上交所在2007年就发布了重大合同模板及相关细则,长航有章不循,多年含糊其事, 证监会、上交所除一再敦促公司主动披露之外,就别无他法了?也许有人会说,让长航油运退市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但退市是退市的规矩,信批有信批的原则,证券监管部门只有违章必究才能树立监管的威信,装聋作哑要不得。

现在最着急的是那些“金主”,纷纷表示要去找中外运长航,动作快的已经下手冻结资产。但它们过去和散户一样迷信央企国企。不仅仅是中资银行,甚至连外资银行都相信中国央企的非凡实力,再加上有“国油国运”战略性蓝图的背书。不过,外资银行到底精明,一般都设定了完备的抵押,相比之下中资银行就随意、大方多了,很多是信用、保证贷款。现在中资银行纷纷上市,内部管控和约束有所增强,银行反而更愿意给央企国企贷款,对民营企业贷款则更加谨慎小心,因为央企国企贷款可以省却很多贷前调查成本,而且央企国企的贷款坏了,贷款审批相关决策人很容易推卸个人责任,实在不行最终还可以一核了之。长航凤凰就是鲜活的一例(详见“凤凰重整的赢家”)。

其实,我们的万字长文中最可怕的是那句话——国资委旗下的问题央企有十数家之多,长航并非问题最大的那一家。长航因为母公司“整而不合”的特殊原因,现在已经没“家长”出来掩护,而更烂的央企们还在体制的层层保护呵护下逍遥自在。■

推荐 17